易建联归来但英雄迟暮 CBA和男篮的新领袖在哪

华体汇官网

  CBA新赛季已经进入倒计时,各支球队在紧锣密鼓地备战之际,广东队传来喜讯,伤停一整个赛季的易建联,有望在下个赛季复出。他的回归不仅对整个球队来讲是皆大欢喜,能够带领球队再度步入卫冕之路,对整个CBA乃至中国男篮都是一场“及时雨”。可这场及时雨迎来的是一位老将,在新老交替的最后阶段又该由谁去接过接力棒呢?

  在新赛季广东队递交的注册大名单中,广东宏远队与易建联完成续约,双方签订了一份C类合同。让人意外的是,在广东队效力多年为宏远俱乐部做出巨大贡献的阿联,为何没能拿下一份顶薪合同?

  其实这份续约合同,易建联主动做了让步,为了保障球队未来的薪金结构不受影响,他做出了退让,接受了非顶薪合同。未来胡明轩、赵睿和周鹏都面临新的续约问题,如果易建联自己占用了顶薪名额,按照CBA现行的规则,广东队未来的可操作空间将会被锁住。这不仅会影响到总经理的运作,势必会让一些球员为了利益做出被动选择。

  所以易建联的这次降薪,其实对广东队来讲意义非凡。他的主动退让,不仅让广东队未来有继续保存竞争的潜力,也为年轻球员做出表率,彰显了领袖的气质。

  这一举动不免让人想起职业生涯末期的德克-诺维茨基,在与达拉斯独行侠最后一次续约时,他主动放弃了其他球队开出的千万年薪,使得老板马克-库班迅速完成了重建计划。显然易建联的这个举动,使得本就圈粉无数的“男篮一哥”再度让球迷动容,也让老东家广东宏远管理层无比欣慰。

  易建联的回归是对CBA的救赎

  在疫情影响之下,CBA延续着赛会制办赛模式,使得赞助商的权益受损,多支球队也是在运营上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上个赛季易建联的缺阵加上林书豪的离开,使得CBA缺少了两位超级巨星,收视率和热度也是一路下滑,联赛对于广告商的吸引力也大不如前。每当CBA上头条冲热搜都离不开滑稽搞笑内容,联赛的正面影响价值成了大问题。

  就在这个休赛期,山东队欠薪、15支球队联名上书、球员与球队的闹剧等等一系列负面新闻层出不穷,加上周琦这样的国内顶级球员离开CBA,让本就一团乱麻的联赛雪上加霜。

  易建联的回归在一定程度上能够帮助联赛在原有的基础上提升关注度,尽管他已经度过了生涯巅峰,但他在内线依然能够展现出统治力,包括扎实的技术也会给年轻人带来经验提升。加之多年来易建联凭借硬实力积攒下的人气,早已成为很多球迷心中崇拜的偶像。

  下个赛季将是易建联在CBA效力的第15个赛季,作为曾经NBA的高顺位乐透秀,他的天赋以及各种头衔,都是后辈们追逐的榜样。与易建联同时期的很多球员如今都已经退役,曾经在广东一同征战的杜锋和朱芳雨,分别成了主教练和总经理。同时期的国家队队友刘炜和张庆鹏如今也已经不再驰骋于赛场,易建联这份坚守带给身边人是一种激励,特别是在跟腱重伤之后仍然坚持回归,这种竞技精神让众人心生敬畏。

  当易建联参加体测的视频被上传至社交媒体,众多网友表达了对他复出的期盼。伤愈回归后的阿联还将继续巩固自己得分王的头衔,更大的价值意义则是让处于水深火热的CBA暂时性地多了一丝转好的希望。

  中国男篮的精神支柱

  2019年男篮世界杯的最后一战,易建联用尽了浑身解数,想要为中国队拼下一场胜利,从而争取一个直通东京奥运会的资格。不幸的是,在落选赛中易建联因伤没能为国出战,中国男篮遭遇了自1984年之后首度无缘奥运的尴尬境地。

  尽管易建联的回归无法确保在下一届中国男篮一定会步入奥运殿堂,也难以保证国家队会因为他的到来水平会提升一个层级。不过作为现役中国男篮的门面,易建联是更衣室的绝对领袖,丰富的大赛经验能够给予年轻人快速成长,让正在成长的新生代球员迅速为国家队贡献力量。

  中国男篮面临重重挑战,接下来的世界杯亚洲区预选赛,明年的亚运会,后续的男篮世界杯,都关系到这支队伍的成败,甚至影响到整个中国篮球在国内的发展。在这时不禁发问,当35岁的易建联在未来一天退役,不再身穿国家队战袍出战,未来的男篮接班人又会是谁呢?

  郭艾伦这些年一直是中国男篮的核心后卫之一,在本土联赛以及全运会上的出色表现,赢得了众人认可。可数次与MVP无缘,加上年龄也即将度过职业生涯巅峰,郭艾伦的时代已然要翻篇。周琦作为极具天赋的内线悍将,在易建联缺阵时他成为国家队唯一可靠的禁区攻击点,但与CBA的这场闹剧,加上男篮世界杯的失误,也难以达到易建联的高度。

  家门口的世界杯被无数球迷寄予厚望,本是中国男篮重新证明的机会,也是交接的最好时间。可那一届赛事易建联依然还是场上的核心,当中国队遭遇不顺,还是要依靠这位老将去化解难题;当男篮每逢坎坷,还是易建联把球队扛在肩上。

  享受过男篮世界前八的高光,经历过男篮兵败天津亚锦赛的低谷,亲历过球队重返亚洲之巅的荣耀。中国男篮一哥即将归来,可进入职业生涯末年的易建联不是常青树,也不会是永恒的希望,可男篮的新领袖和接班人又在何方?

  (珅葳)